首頁 > 重大新聞 >

人民幣兌美元「狂瀉」 或已觸「今年最低」

[2016-11-16]

本報訊

繼15日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連續跌破6.85、6.86兩個關口後,16日,更多反映中國央行意志的中間價正式擊穿6.85關口。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發布的資料顯示,16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報6.8592,較前一交易日貶值97點,並創下2008年8月來新低。分析認為,人民幣匯率目前應已觸及年內最弱水準。

這是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連讀第8個交易日貶值,也是今年人民幣中間價最長的貶值時間。今年以來,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貶值了5.63%。最近10個交易日,人民幣中間價下跌了1.52%。

人民幣兌美元「狂瀉」,或已觸「今年最低」。新華社

人民幣兌美元「狂瀉」,或已觸「今年最低」。新華社


綜合各媒體報道,繼14日升破100大關不久回落後,美元指數11月15日捲土重來,一度飆升到100.2616,連續7日走高,並創下11月以來新高。在中間價再度走低的刺激下,11月16日,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以6.8608開盤,並未突破前一交易日創下的6.8660的盤中最低點。在離岸市場上,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則停留在6.8720附近一線。從11日開始,人民幣在岸、離岸、中間價匯率開始全線下挫,15日,即期匯率23時30分收報6.8565元,創2008年12月以來收市新低,全天成交量擴大40.77億美元至283.82億美元。儘管此輪下跌已接近今年年初市況極端動盪時的跌幅,但市場對此表現較為平淡,也未見中國央行(央行)明顯入場干預的痕跡。市場人士普遍認為,本輪急跌主要由美元走強帶動,而非中國經濟基本面因素,人民幣相對一籃子貨幣仍然保持穩定。
「資本外逃壓力可控」
「目前人民幣兌美元的貶值是穩步(steady)且漸進式(gradual)的,不像今年1月、2月時那麼突然,不需要過度擔心。」瑞士資產管理公司GAM投資總監Julian Howard對《21世紀經濟報道》表示。他認為,現在市場反應表示投資者能夠處理人民幣的匯率變動,而當下中國並非全球市場的不穩定因素,依然有很多投資機會。截至今年9月30日,GAM管理共計約1191億瑞士法郎的資產。
申銀萬國證券研究所高級宏觀研究員李一民表示,特朗普在美國總統大選中勝出使得美元兌人民幣的推升速度此前的預計加快了,市場現在對美國經濟前景極端樂觀。他認為,在這個時間點中國央行藉助外部風險採取快速貶值的策略來釋放一部分人民幣貶值的壓力,反而是對於外匯儲備一個比較小的消耗路徑。
瑞士聯合私人銀行(UBP)首席亞洲經濟學家Mark McFarland指出,當前中國央行應該會就人民幣匯率目標與市場加強溝通,而中國央行的溝通手段也會很快的現代化(modernized)起來。
最新資料顯示,中國央行口徑10月末外匯佔款22.6萬億元人民幣,環比下降2679億元人民幣,連續12個月下跌,但跌幅較9月有所收窄。交銀國際研究部負責人洪灝認為,目前資本出逃壓力可控。「匯率變動只要不傳導,令到外匯佔款的快速下滑,(央行)就都可以容忍。」李一民表示。
「貶值已成趨勢」
眼見中國央行似乎有意讓人民幣匯率繼續隨市場調整,15日,匯豐銀行宣布下調美元兌在岸人民幣2017年底預測點位至7.2,此前的預測值為6.9;澳新銀行將美元兌在岸人民幣2016年底的預測點位由6.75下調至6.9,2017年底則由6.85下調至7.1; 稍早前,瑞銀也將其從6.8降至6.9,預測2017年底達到7.2。
洪灝認為,在突破了6.8至6.83這個重要區間之後,貶值已經成為了趨勢,「不必糾結時間,只看貶值水準」,而下一個關口是7.5。
德國商業銀行維持到今年底6.8的預測不變。德國商業銀行高級經濟學家周浩表示,從現在到年底人民幣匯率主要受美元強弱與加息與否影響,央行或許會在12月美聯儲議息會議之後將小幅提升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水準。李一民則指,目前應該已觸及年內最弱水準,12月或有回升,維持到今年年底6.8的預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