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陸 >

當地過半GDP 曾由他們創造 現轉赴東南亞 在東莞邊緣化 數千台企「撤離」

[2017-01-07]

本報訊

 

以製造業而聞名的廣東省東莞市曾經號稱「世界工廠」,然昔日繁榮的工業區眼下卻沒甚麼人氣。曾經在1990年代撐起當地過半GDP的5000多家台企,因經濟不景氣、兩岸關係停擺,越來越邊緣化,轉移至東南亞,現在跌至約2000家。

走進厚街鎮的白濠工業區,進入眼簾的是廠房外頭掛著的分租廣告,有的工廠看似閒置許久。其中一家港資眼鏡公司更是人去樓空,工廠外張貼的公告顯示,該公司法人代表、董事長和股東自2016年9月已全部失聯。《聯合早報》報道,附近的小超市和餐飲店也受波及,好些店鋪已停業,門外貼著「旺鋪招租」的小廣告。一名在長安鎮打工的廣西農民工蒙先生說:「晚上和同事出去,人確實比過去少了很多。」
在東莞虎門扎根20多年的東莞台協執行常務副會長謝慶源說,全球經濟不景,東莞加工貿易業也無法倖免,廠房分租是因產能過剩,再加上訂單的利潤太薄接不下手,工廠必須停掉一些生產線,空出的部分就分租出去。
工廠減產,工人回家了,奇怪的是好些工廠外頭還豎起招工廣告。這是為何?謝慶源說,主要還是招工難的老問題,中國人口紅利接近尾聲導致勞動力成本不斷攀高,「五險一金」又加重企業負擔。此外,好技工難找,上手之後很快被挖走,甚至有的工人掌握技術後另起爐灶,把同廠同鄉也拉走。另外,一些廠房因為訂單較不穩定而聘請臨時工,訂單來了就招工。
東莞一個普通工人的月薪平均為3000元左右,已是一些東南亞國家的三四倍。好些以外銷為主的企業為節省成本,已將工廠轉至東南亞。謝慶源說,往東南亞轉移的台商「該走的已經走了」,但部分廠商的研發基地還留在珠三角,繼續駐守東莞的台商有些縮小規模,有的直接把工廠關掉,有的將廠房轉移到內陸城市。
東莞正在積極推動「機器換人」的措施,但謝慶源指出,「機器換人」需大筆資金,小企業難以為繼,「不是人人都是郭台銘」,長期下去將對實體經濟造成很大打擊。謝慶源本身幾年前已結束鋼鐵廠生意,目前主要經營文教產業。他表示,能做多少是多少,過去在東莞的台灣人少說有8萬到10萬人,現在保守估計少了一半。
在厚街開設台菜餐館的一位台商也說,最近至少有七八家做台灣人生意的餐館停業。另一不願具名的虎門台商也轉述,當地旅行社告訴他,「近來回台灣的台商很多是買單程機票」。這名經營服裝生意的台商說,15年前因為台灣勞動力成本飆漲,他從台灣遷至虎門發展,現在在東莞「又嗅到那麼一點似曾相識的味道了」。按他觀察,留下來繼續經營的主要是基礎較好的工廠,「現在資金鏈也比較緊,規模較小的廠比較難撐」。
台商曾為東莞的經濟發展撐起半邊天,在1999年前後曾創造東莞一半以上的GDP,然而2008年的全球金融海嘯打破這種獨霸的局面。根據東莞2016年上半年經濟資料,陸資企業的工業增加值遠遠超出港澳台企業,且增長近兩成,與之對比的外資企業則下降5.1%。
中山大學嶺南學院財政稅務系主任、東莞特約研究員林江分析稱,東莞一度有5000多家台資企業,現在已跌至約2000家,這些留守的台資企業以傳統加工貿易為主,由於不是地方政府所提倡的現代高端產業,因此官方和銀行都「不會特別關照」,產業扶持政策也與他們無關,「台資企業變得越來越邊緣化」。
不過,林江認為,東莞台商在短時間內不會完全消失,估計「能熬一天算一天」。林江分析稱,台商現在的處境有點尷尬,到東莞發展的第一代台商可能有撤資的想法,但他們的第二、第三代可能在廣東成長,現在要回到台灣或赴東南亞發展恐難適應,特別是東南亞,「人生地不熟,他們去有甚麼優勢?」